站内搜索
最新录用更多>>

漫谈近年中国新药研发趋势

浏览次数: 289    发布时间:2019-01-09


最近药明康德香港上市,实现A+H股双资本平台落地,君实也即将拥有新三板+H股双资本平台。4+7带量采购虽然引发二级市场泪崩,可给大家带来了不少实在的好处。今年虽不是资本牛市,但绝对是新药牛年。尼拉帕利刚在香港上市就转战内地报产,并已获得受理,给中国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带来新希望,此外Keytruda、Opdivo免疫疗法的进口获批也造福了中国黑色素瘤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至11月30日,FDA已批准55款新药,创历史新高,见下表。全球新药在资本、技术、政策各方驱动下,已步入提速阶段。

然而中国获批上市的中国1类新药也就刚好55个(其中10个为疫苗),占全球新药比例不足10%,远不及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超19%)。其中还包括几个假1类,外加4个引进,再仔细看结构,me-too居多,创新力明显不足。但可喜的是,近年来获批的1类新药质量在逐步提高,临床疗效有优效或者非劣效性,安全性及耐受性也有提高。此外,临床阶段的1类新药数量显著增长,近期获批临床的1类新药,平均每天就有1-2个,与申报速度正比例,目前三期未终止的1类新药近70个,二期、一期分别约为2倍和8倍。如果临床到上市6年左右,临床成功率以约10%计(理想点计算),按此推测,那么未来获批的1类新药数量可将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

今年中国批准化药和生物制共3500多个(这里包括不同规格、剂型以及不同厂家的同一品种),生物药占比才4%,进口药总占比19%,但生物药近60%是进口的,在中国获批的新分子实体,也约80%为进口药物,再往回看历年情况,虽然CFDA发出的批文数量不同,但整体趋势是一样的。下表为近五年中国1类化药和治疗用生物制品的申报受理情况,从中可以看出化药研发已趋于平稳,治疗用生物药的研发虽然起步较晚,但近两年发展迅速,2018年已有7个品种申报生产。这样看来目前中国药物研发还是化学仿制药和改良型新药占主导地位。虽然国内创新实力在增长,尤其是生物药方面,但赶上国际水平或许还需要更多的努力。针对巨大未满足的治疗需求,进口和引进仍不失为一种策略。

下表为近五年进口治疗用生物制品和化药在中国的申报受理情况,从中可以看出虽然2016年有明显下降,但是这两年又趋于平稳,但惊喜的是这两年进口1类新药比例明显增加。这与中国临床、审评审批等政策逐渐与国际接轨密不可分。此外关税门卡的降低、急需药品的加速审批,也极大加速了创新药的进口。这都让国内患者有希望最早用上治病药和救命药。

我国创新药研发前景广阔,随着国内政策环境的优化,注入医药行业的资本增加,高技术人才的回归,让中国创新药将拥有潜在巨大空间及未来发展推动力。在创新基础薄弱的情况下,想要得到飞速的发展,引进成为热门。尼拉帕利这款明星药物,也是再鼎从Tesaro引进中国研发,2017年有在国内申报1类新药获批开展临床,也算是中国1类新药。近年上半年刚获2.6亿美元成立的腾胜博药近期也达成多项合作,获得多款药物在大中华地区的权利。今年刚获批的6个新药中,就有两款是从国外引进,歌礼的丹诺瑞韦和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不过引进方式和研发阶段不同。中国最早从国外引进成功上市且热销的是恒瑞医药的当家品种阿帕替尼。摩根大会很快就来了,并购交易也将掀起热潮,估计年后马上就有一大波交易。

目前国内创新药队伍的壮大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国外公司在中国成立子公司,例如用于治疗贫血的罗沙司他,就是Fibrogen在北京设立子公司珐博进生产的。此外西安杨森就是强森的子公司,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进入中国的制药公司,其有名的阿比特龙刚在中国获得适应症扩展批准,为中国前列腺癌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疗选择。靠红极一时的凯美纳上市的贝达药业,也是由美国Beta公司合资成立的。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其实有很多,中国两大肿瘤药安罗替尼和阿帕替尼就是与Advenchen Laboratories合作研发的,而这家公司在中国就有合资企业南京爱德程医药。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不太知名却创新实力很强的公司,也许就是外资外企进入而创建的。这都表明,中国创新环境的改善,不仅吸引了高技术人才回归,也吸引外企、外资进入,明显提高国内的新药创新水平。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对新药的需求也从有没有药用,提高到是否有优质药物可用。中国新药研发也已步入一个新的阶段,融合本土自主研发、进口、引进、外企外资进入等形式。合力提高新药水平,逐渐实现与全球同步增长,满足需求,追求更优、更精准是未来趋势。这样中国整体医疗水平将会有显著提升,而医保体系的完善,老百姓都能有药用,也用得起药。本文是笔者工作时的一点感想,和大家漫谈一回创新药研发,在此抛砖引玉,深度不够,还请见谅。

参考来源:Pharmacodia,数据截止时间2018年12月12日

转载自:药渡微信公众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