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最新录用更多>>

已上市的恶性淋巴瘤靶向药物

浏览次数: 1165    发布时间:2018-11-30


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当一群“健康卫士”出现扩增失控就会变成了癌细胞。癌变的淋巴细胞如同免疫系统的叛军,可以随着淋巴系统在身体内穿行,四处破坏。
淋巴癌的概述


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当一群“健康卫士”出现扩增失控就会变成了癌细胞。癌变的淋巴细胞如同免疫系统的叛军,可以随着淋巴系统在身体内穿行,四处破坏。根据国家癌症中心2018版《中国肿瘤登记年报(2014)》,中国淋巴瘤的发病率为5.94/10万,据此推算中国淋巴瘤新发患者为82132人。 与全身其他器官部位肿瘤相比,男性淋巴瘤的发病率大约排在第十位。在女性中,因为有乳腺癌、宫颈癌、卵巢癌等女性高发肿瘤,淋巴瘤的发病率位于第十位以后。


淋巴瘤是原发于淋巴结及其他淋巴组织的恶性肿瘤,淋巴瘤按组织病理学可分为霍奇金淋巴瘤(HL)和非霍奇金淋巴瘤(NHL)(表1),其中NHL占淋巴瘤的90%。根据肿瘤细胞来源不同,非霍奇金淋巴瘤又分为B细胞、T细胞及NK细胞来源。而惰性B细胞淋巴瘤是一组恶性程度低、生长缓慢的非霍奇金淋巴瘤,主要包括滤泡型淋巴瘤(FL)、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边缘区淋巴瘤(MZL)以及低度恶性的套细胞淋巴瘤(MCL)等(详见下表2)。


近年来我国淋巴瘤的发病率逐年上升,现在发病率约为 7~8/10 万,较十年前将近翻了一番,其中淋巴瘤发病年龄分布呈现两个高峰:一是老年患者增多,二是年轻患者增多,并且对于不同病理类型的淋巴瘤,其患者年龄分布特点也有差异。淋巴瘤传统的治疗方法为化学治疗和放射治疗,近年来以利妥昔单抗为主的免疫化疗在 NHL 的治疗中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推动了国内外淋巴瘤靶向治疗药物在淋巴瘤的治疗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化学药主要涉及HDAC、PI3K、BTK作用靶点;生物药作用靶分子有CD20、CD30及PD-1等。已上市的淋巴瘤靶向治疗药物(化学药及生物药)信息(如下表3)。


表3:已上市的淋巴瘤靶向治疗药物


  

1、 蛋白酶体(proteasome)抑制剂

                                                           

在细胞内,每时每刻都会合成大量新的蛋白质,也有大量旧的蛋白质会被降解。为了维持细胞的正常工作,蛋白质水平的动态稳定至关重要。在细胞内,大部分蛋白是由泛素-蛋白酶体系统降解的——细胞如果觉得一个蛋白已经失去了作用,就会给它打上泛素的“标签”。这就好像是快递单一样,把蛋白送往蛋白酶体这个“垃圾处理厂”。在那里,蛋白质会被降解成多肽,供细胞重复利用。


1.1 硼替佐米


2003年,美国FDA批准了第一款进入临床的静脉注射用蛋白酶体(proteasome)抑制剂。可延缓、停止及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和被套细胞淋巴瘤恶化的情况,也是FDA批准的第一个含硼原子的药物。


表4: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


在一项开放性、单臂、多中心试验中[M34103-053 (PINNACLE)]评价了本品用于治疗复 发的或难治的套细胞淋巴瘤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1],本试验纳入的 155 例患者都曾至少接受过一次治疗且疾病进展。总反应率(ORR)为33%,其中包括8%的完全缓解和不能确定的完全缓解(CR/CRu)患者,中位达反应时间为1.3个月。其他病例较少的II期临床试验也获得了类似临床疗效。在Fisher等的研究中,中位随访至26.4个月时,所有患者中位疾病无进展时间(TPP)为6.7个月,中位总生存(OS)为23.5个月,有治疗反应者中位反应持续时间(DOR)为9.2个月,TTP为12.4个月,OS为35.4个月,达CR/Cru者还未达DOR和TTP,OS为36个月。

                                                                                                                                                    

2、 上市的BTK抑制剂

                                                                                                             

布鲁顿酪氨酸蛋白激酶(Bruton’s tyrosine kinase,BTK)是B细胞受体通路重要信号分子,在B淋巴细胞的各个发育阶段表达,参与调控B细胞的增殖、分化与凋亡,在恶性B细胞的生存及扩散中起着重要作用,是目前临床研究治疗B细胞类肿瘤及B细胞类免疫疾病的研究热点。全球上市药物2个,分别是Pharmacyclics/强生共同开发的依鲁替尼(Ibrutinib,2013年11月获得FDA批准上市)、Acerta Pharma/阿斯利康开发的Acalabrutinib(2017年11月获得FDA批准上市。


2.1 依鲁替尼


依鲁替尼是全球第一个上市的布鲁顿型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属于第一代BTK抑制剂。由强生和Pharmacyclics合作开发,于2013年11月获FDA批准上市, 先后获批用于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Waldenstöm的巨球蛋白血症(WM)。其在日本上市先后获批用于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淋巴瘤和复发或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另外依鲁替尼的其他适应症还处于临床研究,包括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滤泡性淋巴瘤、非霍奇金淋巴瘤、胰腺癌,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急性骨髓性白血病、B细胞淋巴瘤、CNS肿瘤、多发性骨髓瘤、胃肠癌、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等等。


表5:上市国家和地区批准情况


表6:药物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2]


复发性/难治性MCL的获批是基于一项II期101例单药的临床试验,依鲁替尼显著改善了患者的ORR(69%)。


未接受过治疗的或复发性/难治性的CLL的获批,是基于一项Ib/II期116例单药的临床试验,依鲁替尼改善患者的ORR(58.3%)。


在一项Ib/II期,391例参加的,依鲁替尼对比奥法木单抗治疗CLL/SLL的临床试验中,依鲁替尼疗效优于奥法木单抗(ORR:42.6% vs. 4.1%)。这项试验中还包括了127例17p缺失的CLL/SLL患者,依鲁替尼的疗效仍然优于奥法木单抗(ORR:42.6% vs. 4.1%)。


在一项III期,269例参加的,依鲁替尼对比苯丁酸氮芥的治疗CLL/SLL的临床试验中,依鲁替尼疗效优于苯丁酸氮芥(ORR:82.4% vs. 35.3%),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显著降低80%,基于此项试验结果,依鲁替尼获批一线治疗CLL。


在一项III期,578例参加的,依鲁替尼联合苯达莫司汀/利妥昔单抗对比安慰剂、苯达莫司汀联合利妥昔单抗的临床试验中,依鲁替尼组的ORR显著高于安慰剂组(82.7% vs. 67.8%)。


Waldenström巨球蛋白血症的获批是基于一项63例单药临床试验,患者的缓解率(完全缓解+非常好的部分缓解+部分缓解)达到61.9%。


2.2阿卡拉布替尼(Acalabrutinib)


Acalabrutinib是一种高度选择性、不可逆的、第二代BTK抑制剂,能更有选择性地阻断BTK通路,同时不破坏其它对血小板和免疫功能重要的分子通路,从而避免或者降低和癌症疗法相关副作用的产生。由于对于BTK具有更高的选择性,其在副作用方面优于第一代的BTK抑制剂依鲁替尼。用于治疗罹患套细胞淋巴瘤且曾接受过至少一次治疗的成人患者,该药物曾获得FDA颁发的优先审评资格、突破性疗法认定和孤儿药资格。2017 年 10 月31日,获 FDA 批准上市,适应症为套细胞淋巴瘤(二线),目前该药物用于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已处于III期临床。


表7: 药物基本信息


临床疗效


CALQUENCE的疗效是根据试验LY-004名为“一项在有套细胞淋巴瘤受试者ACP-196的开放,2期研究”(NCT02213926)[3]。试验LY-004总共纳入124例曽接受至少一次以前治疗有MCL患者。中位剂量强度为98.5%。按照对非霍奇金淋巴瘤 (NHL)Lugano分类评估肿瘤反应。试验LY-004的主要疗效结局为总体反应率(ORR)和中位随访为15.2个月。


表8:试验LY-004中有MCL患者中疗效结果

                                                                                                                                             

3、 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istone deacetylass, HDAC)抑制剂


 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istone deacetylase,HDAC)是一类蛋白酶,对染色体的结构修饰和基因表达调控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般情况下,组蛋白的乙酰化有利于DNA与组蛋白八聚体的解离,核小体结构松弛,从而使各种转录因子和协同转录因子能与DNA结合位点特异性结合,激活基因的转录。在细胞核内,组蛋白乙酰化与组蛋白去乙酰化过程处于动态平衡,并由组蛋白乙酰化转移酶(histone acetyltransferase, HAT)和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istone deacetylase, HDAC)共同调控。HAT将乙酰辅酶A的乙酰基转移到组蛋白氨基末端特定的赖氨酸残基上,HDAC使组蛋白去乙酰化,与带负电荷的DNA紧密结合,染色质致密卷曲,基因的转录受到抑制。


3.1 伏立诺他(Vorinostat)


Zolinza(伏立诺他胶囊,vorinostat)是美国默克公司开发的首个组蛋白去乙酰化酶抑制剂,2006年10月26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为治疗皮肤T细胞淋巴瘤(CTCL),一类皮肤癌,将被用于当疾病持续,变坏,或期间或用其他药物治疗后返回。


表9: 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


伏立诺他获准上市是基于2项开放式临床研究结果[4],评价了顽固性CTCL患者对口服伏立诺他的反应率。一项研究为关键的单臂lI b临床研究和另一项研究确定一些给药方案。在此两项研究中,治疗患者直至疾病恶化或出现不能耐受的毒性。在上述关键的开放式单臂研究中,患者平均年龄为 60岁,51%患者为男性,49%为女性。18%患者处于CTCL I B或ⅡA阶段,82%患者处于CTCLIIB或更高阶段。先前全身性治疗反应率平均数为3%研究人员采用改进的严重性衡量判断工具来定量确定皮肤疾患的严重程度。在此研究中伏立诺他治疗组总反应率为29.7%。


3.2罗米地辛(Romidespsin)


罗米地辛(Romidepsin)由德国Gloucester Pharmaceuticals研制的,环四肽类的HDAC抑制剂,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被FDA批准用于已接受过至少一次系统治疗的皮肤T细胞淋巴瘤(CTCL)和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患者。罗米地辛是一种组蛋白去乙酰化酶抑制剂(HDACi),多个临床试验显示罗米地辛(Istodax)治疗复发/难治T细胞淋巴瘤(TCLs)的有着较好的应用前景。


表10: 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


Istodax的获准是基于对CTCL患者进行的两项前瞻性、多中心、单组临床研究的数据。Istodax的有效性评估在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167例患者中展开[5]。第1项研究(研究1)得到了Gloucester公司的资助,共纳入96例CTCL确诊患者,这些患者对至少1个疗程的系统治疗无效。第2项研究(研究2)得到了国家癌症研究所的资助,共纳入71例初步诊断为CTCL、先前曾接受过至少2种皮肤靶向治疗或1种以上(包括1种)系统治疗的患者。这些患者的Istodax初始剂量为14 mg/m2,疗程为28 d,在每个疗程的第1、8及15 d用药。


表11  CTCL治疗临床结果

 FDA批准这个新适应证是基于2项研究的结果[6]。第一项研究是有关Romidepsin 的Ⅱ期多中心、国际性、开放性、单组研究,其受试者为对既往至少1年的全身性治疗无应答的PTCL患者;第2项研究是有关Romidepsin的单组临床试验,受试者为对既往治疗无应答的PTCL患者。


表12:PTCL的二线治疗临床结果


3.3贝利司他(Belinostat)


Belinostat是一种新型有效的羟肟酸型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抑制剂,于2014年7月3日获美国FDA批准上市。Spectrum公司和TopoTarget公司(后并入Onxeo公司)联合研发生产,由Spectrum在美国上市销售。


表13:基本信息


临床试验


这项研究于2009年5月-2011年8月纳入120名来自美国、欧洲、加拿大、以色列和南非的可评估患者[7],这些患者在接受至少一次先前疗法之后发生疾病进展,患者接受belinostat 1,000 mg/m2(第1-5天,每天输注30分钟,21天为一疗程)。其中88%的患者为白人,51%的患者为男性,中位年龄为64岁;患者接受先前疗法中位次数为2次(范围1-8);97%的患者接受先前CHOP(环磷酰胺,阿霉素,长春新碱和强的松)疗法或CHOP样疗法治疗失败,21%的患者先前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31(25.8%)名患者发生缓解,包括13名完全缓解和18名部分缓解。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3.6个月(95% CI= 4.5-29.4),最长缓解时间> 36个月。完全缓解患者的中位缓解时间未达到,但是大于29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6个月(95% CI= 1.4–2.7),中位总生存期为7.9个月(95% CI= 6.1–13.9个月)。12名患者接受belinostat治疗后进行干细胞移植。


3.4西达本胺(Chidamide)


西达本胺(Chidamide,商品名爱谱沙/epidaza)是由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自主研发的具全球专利保护的全新分子,同时也是国际上首个亚型选择性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口服抑制剂、国家1.1类新药,于2014年12月23日获国家食药监总局(NMPA)批准上市。西达本胺属于全新的作用机制—表观遗传调控类抗肿瘤药物。


表14: 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


FDA共批准了3种治疗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药物,Beleodaq 与普拉曲沙(Pralatrexate)由 Spectrum 制药上市销售。罗米地辛(Istodax)由塞尔基因上市销售。不过这三款产品都是静脉注射,西达本胺为口服用药,具有更方便的临床服药方式和更好依从性。


表15: 三款药物临床疗效结果

                                                                                                                                                    

4、 P13K抑制剂

                                                                 

PI3K全称为Phosphatidylinositol 3-kinase(磷脂酰肌醇3-激酶),其参与细胞增殖、分化、凋亡和葡萄糖转运等多种细胞功能的调节。PI3K活性的增加常与多种癌症相关。PI3K激活后磷酸化并激活AKT,将其定位在质膜中。信号通过AKT传递到下游不同的靶点,如激活CREB,抑制p27,将FOXO定位于细胞质中,激活PtdIns-3ps,及激活mTOR(影响p70或4EBP1的转录)。在多种癌症中,PI3K/AKT/mTOR通路是过度活化的,具有持续活性的Akt可以促进未经调控的细胞增殖,因此减少了肿瘤细胞的凋亡并促进增殖。


4.1 艾德拉尼(Idelalisib)


Idelalisib是由Gilead Sciences公司开发的一种首创的高度选择性、口服有效的磷酸肌醇3-激酶delta(PI3K-delta)抑制剂。于2014年7月23日获美国FDA批准了,已获批用于3种B细胞肿瘤的治疗,分别为:


(1)批准Zydelig联合罗氏(Roche)抗癌药美罗华(Rituxan,通用名:rituximab,利妥昔单抗),用于适合Rituxan单药疗法的复发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的治疗;


(2)批准Zydelig作为单药疗法,用于既往接受过至少2种系统治疗方案的复发性滤泡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FL)患者和小细胞淋巴瘤(SLL)患者的治疗。但其上市时就携带有4项黑框警告,提示存在包括致命性肝脏问题在内的风险。


表16: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8]


(1)复发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在一项随机化、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研究1)在220例需要治疗和不能耐受标准化学免疫治疗由于共存医学情况,当用肌酐清除率<60 mL/min测量肾功能减低,或来自既往用细胞毒药物治疗骨髓毒性作用结果NCI CTCAE级别≥3中性粒细胞减少或≥3级血小板减少有复发CLL受试者中评价Zydelig。


表17:研究疗效结果


(2)复发滤泡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复发性小淋巴细胞白细胞


在一项包括72例有滤泡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单臂多中心临床试验用利妥昔单抗和一个烷化剂后6个月内已复发和已接受至少2 次既往治疗患者中评价Zydelig在FL患者中评价安全性和疗效。在表中总结疗效结果。在一项单臂多中心临床试验其中包括26例曾至少接受2次既往治疗,和用利妥昔单抗一种烷化剂后6个月内已复发的小淋巴细胞白细胞患者(SLL)中评价Zydelig的安全性和疗效。


表18:复发滤泡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复发性小淋巴细胞白细胞疗效结果



4.2  Copanlisib(ALIQOPA)


2017年9月19日,德国制药巨头拜耳(Bayer)研制的copanlisib是一种静脉注射的磷脂酰肌醇-3-激酶靶向抗癌药copanlisib(商品名:Aliqopa 拜耳产品 60mg小瓶静脉注射)获美国FDA加速批准上市,用于治疗罹患复发性滤泡性淋巴瘤,且已经接受了至少两次系统疗法的成人患者。之前,FDA已授予copanlisib用于该适应症的快速通道地位和孤儿药地位。此外,FDA也已授予copanlisib治疗脾脏、淋巴结、淋巴结外边缘区淋巴瘤(MZL)的孤儿药地位。


表19: 基本信息


临床试验


copanlisib一种新颖的静脉注射型泛I类磷脂酰肌醇-3-激酶(PI3K)抑制剂获批,是基于II期临床研究CHRONOS-1(NCT01660451)的数据[9]。该研究是一项开放标签、单组研究,入组了104例既往接受过至少2种系统性疗法治疗后病情复发的滤泡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NHL)患者。该研究中,肿瘤缓解根据恶性淋巴瘤国际工作组缓解标准进行评估,主要终点是独立评审委员会评估的ORR。数据显示,copanlisib单药治疗的总缓解率(ORR)为59%(n=104[95%CI:49-68]),其中完全缓解率(CR)为14%;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2.2个月(范围:0+,22.6个月)。


4.3 duvelisib


duvelisib是 Verastem公司开发的一种首创的、口服、磷酸肌醇3-激酶δ(PI3Kδ)和激酶γ(PI3Kγ)双效抑制剂。2018年9月24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Duvelisib(商品名 COPIKTRA,Verastem公司)上市,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或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的成年患者。


表20: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10]


(1)复发或难治性CLL / SLL的疗效


Duvelisib的审批基于该亚组患者的结果,这些患者至少接受过两种治疗,在该亚组患者中,95名接受了Duvelisib治疗,101名接受了Ofatumumab治疗,中位年龄为69岁。其中,46%既往接受过两种治疗,54%既往接受过三种或更多种治疗。口服COPIKTRA  25mg,或每日2次奥法木单抗。以300mg的初始剂量静脉注射奥法木单抗,一周后再注射7次,共2000mg,随后4周注射4次,共2000mg。


研究结果显示(如表),Duvelisib组的中位PFS为16.4个月,Ofatumumab组的中位PFS为9.1个月,Duvelisib组的总缓解率为78%,而Ofatumumab组只有39%。


表21:至少两种先前疗法后CLL或SLL的疗效(研究1)


(2)复发或难治性FL的疗效


Duvelisib获批用于滤泡性淋巴瘤患者,依据是单组、多中心DYNAMO试验的结果,该试验纳入了83名患者,都是利妥昔单抗、化疗或放射免疫疗法治疗无效的患者。这些患者中,既往平均接受过治疗3种治疗(范围为1至10)。

结果显示,总缓解率为42%,在这些缓解的患者中,43%缓解持续6个月,17%的患者缓解持续12个月。


表22:复发或难治性FL患者的疗效

                                                                                                                                           

5、CD20

                                             

CD20(Cluster of Differentiation 20)是一种跨膜磷蛋白,位于B淋巴细胞表面。B淋巴细胞是由骨髓内多能干细胞分化而成,其发育经过祖B细胞(Pro-B),前B细胞(Pre-B),不成熟B细胞(Immature B)以及成熟B细胞(Mature B) 几个阶段。成熟B细胞被释放至淋巴组织,可继续分化为浆细胞(Plasma Cell)。CD20作为B细胞的表面抗原,出现在前B细胞到成熟B细胞阶段,但是CD20并不表达在造血干细胞,祖B细胞以及成熟的浆细胞上。在人体中,CD20表面抗原是由MS4A1基因编码的。除在正常B细胞中表达外,CD20还在B细胞来源的淋巴瘤、白血病等的肿瘤细胞表达,以及和涉及免疫疾病和炎症疾病的B细胞中表达,所以CD20抗原成为淋巴癌、白血病和某些自体免疫等疾病治疗的目标靶点。


5.1利妥昔单抗Rituxan


利妥昔单抗是罗氏(基因泰克/中外制药)和 百健联合开发的抗 CD20 人鼠嵌合单克隆抗体,1997 年 11 月 26 日获得 FDA 批准上市,并于 2008 年 4 月 21 日进入中国,商品名 Rituxan/美罗华。可治疗的适应症包括滤泡性淋巴瘤、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7年,Rituxan仅在美国就创造了44.1亿美元(41.33亿瑞士法郎),全球销售额则高达73.88亿瑞士法郎。利妥昔单抗是目前针对 CD20 靶向的非霍奇金性淋巴瘤等最为有效的药物之一,与化药联用作为一线疗法,可显著提高病人生存率。


表23: 基本信息

临床综述:


(1)初治的弥漫大 B 细胞性非霍奇金淋巴瘤


在一项随机开放试验中,共有 399 例初治的弥漫大 B 细胞性淋巴瘤老年患者(年龄 60 到 80 岁)或接受标准 CHOP 化疗(环磷酰胺 750mg/m2 ,第一天;阿霉素 50 mg/m2 ,第一天;长 春新碱 1.4 mg/m2 ,最大量高达 2mg 第一天以及第 1-5 天强的松 40 mg/m2 /天),3 周为一周 期,共 8 个周期,或接受利妥昔单抗 375 mg/m2 加 CHOP(R-CHOP)。在治疗周期的第一天 使用利妥昔单抗。临床结果显示利妥昔单抗联合CHOP化疗可显著提升ORR(客观缓解率)至83%、CR(完全缓解)至76%;显著提高7年总生存率至53%(化疗为36%),中高危病人提高至42%(化疗为28%)。


表24:初治的弥漫大 B 细胞性非霍奇金淋巴瘤临床疗效

来源:FDA,Pubmeb, 中泰证券研究所


(2)利妥昔单抗对弥漫性大 B 细胞淋巴瘤的疗效显著,能显著提高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将近 1 倍)和无病生存期(DFS,1 倍以上);患者的 2 年存活率也有较大提升(74%比 63%、69%比 58%)(如下表)。


表25 利妥昔单抗对弥漫性大 B 细胞淋巴瘤的疗效显著

资料来源:FDA,平安证券研究所 注:CHOP 方案(环磷酰胺+多柔吡星+长昡新碱+强的松)是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的一线治疗方案

                                                                                                                                    

结语

                                 

随着生物医学基础科研的蓬勃发展,新技术的不断涌现使得我们对于基因组、转录组、蛋白组学、表观遗传学以及肿瘤免疫学机制的认知不断提升,促进了治疗手段快速从单纯依赖细胞毒性化疗药物向联合或单独 应用肿瘤靶向治疗转化。而我们也欣喜的看到,随着靶点信号通路研究的深入、基础药学研究技术的进步,靶向药物的发展突飞猛进,产品创新不断升级。极大的提高了患者的生存周期和生活质量,但癌症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性疾病,许多障碍需要克服。


西达本胺上市,是我国PTCL治疗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西达本胺凝聚着我国多位科研人员和临床专家的心血!更是推进了国产抗癌药物的前进探索之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目前国内很多公司都在做 PD-1 抑制剂和 BTK 抑制剂的临床试验,估计不久就会上市,使淋巴瘤的诊治更上一层楼,争取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不断在世界的舞台上亮相发声,为中国临床医生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为中国广大肿瘤患者带来更多的临床获益,未来也将造福全球患者! 


参考文献:

1. Lisa Raedler. Velcade (Bortezomib) Receives 2 New FDA Indications: For Re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Multiple Myeloma and for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Mantle-Cell Lymphoma[J]. Am Health Drug Benefits. 2015, 8(Spec Feature): 135–140     

2. http://med.sina.com/article_detail_103_2_11985.html

3. Calquence (acalabrutinib)使用说明书2017年第一版

4. Duvic M1, Vu J. Vorinostat in cutaneous T-cell lymphoma.Drugs Today (Barc). 2007 Sep;43(9):585-99.

5. Grant C1 Romidepsin: a new therapy for cutaneous T-cell lymphoma and a potential therapy for solid tumors. Expert Rev Anticancer Ther. 2010 Jul;10(7):997-1008. doi: 10.1586/era.10.88.

6. Istodax(romidepsin)注射液-药品说明书

7. http://www.pharmadl.com/read/news/119981/info.html

8. Zydelig(idelalisib)使用说明书2014年第一版

9. Bayer receives FDA approval for Copanlisib in adults with relapsed follicular lymphoma after two prior systemic therapies

10. FDA Accepts New Drug Application for Duvelisib and Grants Priority Review

关键词:恶性淋巴瘤蛋白酶体抑制剂依鲁替尼阿卡拉布替尼
(来源:药事纵横)

分享按钮